五月天何尝自诩为亚洲的披头士呢

鸟巢时候的记者会,有一位资深媒体人心情似乎特别激动,谈到了披头士的红色潜水艇,说自己从来没看过十万人的演唱会,因此提出了对五月天的很多期待,比如超越披头士,做世界级的乐团,进入海德公园……最后阿信很诚实又很尴尬地回答了:“五月天从来没有超越披头士……我当然很想(进海德公园、成为世界级乐团)!但是我们已经做到极限,暂时没有更高的目标……”


所以说,五月天何尝自诩为亚洲的披头士呢?不过是媒体夺人眼球的标题罢了(查了一下,这种说法似乎来自于《华盛顿邮报》,在09年五月天在美国盐湖城开演唱会的时候……嗯,介绍一个大家不熟悉的外国乐团,用这种比喻,可以理解吧),却变成了别人用来黑他们的说辞。当然,他们有向偶像不断靠近的不断愿望,到现在也在继续努力,也在演唱会或者歌词中表达了自己的愿望,也说过诸如“要培养小披头士”的愿望,但是作为对披头士深入研究过的音乐人来说(具体看小樱老师这个回答五月天为什么一直自比华人世界的披头士?他们做过哪些模仿披头士的事情吗?音乐上又受到披头士哪些影响?),自己与偶像的距离是看得清清楚楚的,即使在取得如此振奋人心的成就时也无法在这个问题上说大话。拥有远大志向的同时很清楚自身水平在哪里,这是我佩服他们的地方。


华语乐坛固然放到世界来就是个渣,别说欧美了,日本就甩我们好大一截。但,大家还是有很多期待的,这些期待放到谁身上呢?只有五月天。我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很多人会提出Beyond,但他们确实已经解散了,没可能了。


那么五月天和披头士的可比性?哎,要说比较的话,还真是不太公平。披头士毕竟早了那么多年,是先锋人物,且已经解散,并他们在历史中取得了自己的地位。而五月天?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,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来。现在,还不到比较的时候。金庸跟曹雪芹比较?不公平。金庸应该跟古龙比较,曹雪芹应该跟施耐庵比较,这种比较更有意义。


硬要比较?个人以为,五月天对台湾乐坛还是很重要的人物。首先,他将乐团这个形式带到了大众的面前。在《第二人生》之前,乐团只能获得最佳乐团奖,就好像这是给你们这群非主流人士的安慰一样。明明是搞乐团的,却要跟SHE,F4之类的组合争高下,实在无奈。五月天终于向大家证明,乐团就是一种很正常的形式,跟男歌手女歌手一样(叶平云语)。但是这只是台湾罢了,大陆还任重道远呢。其次,现在已经有很多音乐人是因为五月天而走上这条道路,比如说林宥嘉、张芸京,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迷弟迷妹,这真的非常可喜。愿意搞音乐的人多了,对未来也能有更多期待。这种鼓舞的力量,就跟披头士让他们开始做音乐,差不多。


我不喜欢看到别人在努力的时候一脸嘲讽的说:“哎呀他跟XXX比起来差远了。”嗯,他是跟XXX差远了,可是他在前进。你呢?吐槽一句,用各种方式来反驳“你行你上啊”这句话,不就是因为自己不行嘛。不行就不行,掩饰什么呢。


最后,没有回答艺术造诣的问题,实在抱歉……该答案主要针对其他很多答案,没有针对问题……先行退下了,欢迎讨论,拒绝骂人……
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ascenvia.net/?id=4 | chang

目前有:0条评论

留下脚印,证明你来过。发表评论:

*

*